律师文集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回归社会”业务,律师能不能做

时间:2021-10-26 11:56:29,林子淇

让不构成犯罪的人获得无罪结果,让犯有罪行的人罚当其罪,让心生悔意的人得到从宽处理,是刑事辩护业务传统的三大诉讼目的。
 
随着现代法治社会逐步建立,人们也发现,(涉嫌)犯罪这件事带给人的影响远非人被剥夺自由及财产那么简单,经常会“附赠”很多其他的痛苦。那么,作为现代刑事律师,我们几乎必须要进一步考虑两个问题:一是律师是否能够进一步扩大刑事辩护类业务的边界?二是刑事律师如何才能用自己的知识帮助更多人?
 
现代人的刑事风险普遍比较大,因涉嫌犯罪而被刑事立案的人也比较多。这其中虽然有部分人是最后没有被定罪判刑的,但可能会留下广义的犯罪记录;还有一些人虽然犯的罪行并不严重,但仍被判刑,服刑期满后发现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自己不知道如何处理。
 
理论上,这两部分人很可能是需要帮助的,但实践中,很少有政府部门或律师针对上述这两类服务或业务进行系统化的研究,并提供法律服务(产品),因此目前这两类业务才真正属于“蓝海”业务。
 
对应上述情况,就“回归社会”业务而言,至少有两大类服务是可能形成刑事法律产品的:一是帮助理论上属于无罪/最终没有被定罪判刑的人申请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二是当事人服刑期满后的法律辅导和心理调适。
 
以申请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为例,这类服务其实有较大需求,但目前很多地方对于这类事项的规定较为笼统,因此属于比较难着手代理的业务。实践中,尤其是酌定不起诉和取保候审后没有移送审查起诉也没有撤案或终止侦查的案件,当事人要获得一份无犯罪记录证明,往往十分不易。且由于规定不明确,“案例”不公开,即便当事人寻求律师的帮助,双方在沟通中也很难形成有相对充分依据的预判。
 
当然,虽则总体环境不算乐观,但我国也已经有部分地区在这方面的执法观念比较先进,可以说走在了前列。
 
譬如福建省,《福建省公安派出所出具无犯罪记录证明工作规范(试行)》规定:公安派出所以人民法院同胞的犯罪人员生效法律文书作为办理无犯罪记录证明的依据。除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书确认有罪,其他人员均为无犯罪记录人员。
 
但就广东省而言,情况会复杂得多。
 
《广东省公安厅关于申请办理无犯罪记录证明的规定》中第十一条规定:“曾被异地公安机关、检察机关采取刑事拘留、逮捕、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措施,不能排除有犯罪嫌疑的,申请人应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核实,提供释放、不予起诉、免予起诉、无罪判决等相关文书作为申办证明的佐证材料。” 第十二条规定:“能够当场出具的,应当场出具。因申请人曾被司法机关采取过刑事强制措施,不能排除有犯罪记录嫌疑,需要进行调查核实情况的,可延长至15个工作日,同时向申请人说明理由。需向异地司法机关核查的,核查时间不计算在上述期限内。”
 
《规定》没有就何为“犯罪记录”做出过释义。如果按照“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的原则和理念,那么理论上,只要申请人在申请日前没有被人民法院裁判为“有罪”,即可出具无犯罪记录证明。但很明显,《规定》采用的不是这个原则,否则也不会有第十一条规定的“被异地公安机关、检察机关采取刑事拘留……作为申办证明的佐证材料”。
 
第十一条规定的材料就是广义的“无罪文书”。而申请人之所以可能持有广义的“无罪文书”,是因为他/她曾经被立案过、被采取过强制措施,产生过广义的“犯罪记录”。所以第十一条意味着广东省各公安机关对于出具无犯罪记录证明一事实际上采用的是“双线审查制”,对有广义“犯罪记录”和完全无任何犯罪记录的情况区别对待。对于系统中查不到申请人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案件记录”的,可以直接出具无犯罪记录证明;一旦系统中出现过申请人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记录,则需要“无罪文书”或“无罪材料”用于审查,即等于要用“无罪”覆盖“有罪”。如此,审查的步骤和过程就复杂了许多,而且存在无法通过审查的可能性。最后是否出具无犯罪证明,很可能是一件需要综合考量的事情,甚至存在不同区域审查标准有较大区别的情况。
 
至于第十二条,其实是一条概括性规定。因为理论上如果一个人的刑事案件是在本地产生的,在本地被立案或被采取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很容易查询到相对完整的案件信息,不一定需要当事人提供无罪文书。但如果公安机关需要申请人提供“无罪”的案件材料,那么申请人有“无罪材料”的其实也会提供。因为如果公安机关要求提供案件材料而申请人不提供,公安机关只要用一句“有犯罪记录,无法排除犯罪嫌疑,经核实,不应/不宜出具无犯罪记录证明”就可以终止审查,不予出具该证明。换言之,一旦产生任何广义上的犯罪记录,配合公安机关核查就成为申请人的必然义务,而且即便申请人尽了这种义务,最后也不一定能够得到无犯罪记录证明。
 
那么律师可以如何帮助当事人申请无犯罪记录证明?律师可以依据自己对相关案件法律事实的了解及对案件结果的法律分析,来论述申请人无犯罪嫌疑的可能性,加深公安人员对申请人“无犯罪嫌疑”一事的内心确信。
 
一方面,确实不是有广义的犯罪记录就是犯罪分子的;另一方面,实践中,也确实有部分省份较为严格地贯彻了“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的原则(如上文中提到的福建省)。那么,在部分地区规定暂不明确的前提下,在这部分地区,律师可以通过对暂时并不十分明确的规定进行有利于己方的解释,从而为申请人争取获得无犯罪记录证明。
收录于话题 
301
下一篇出去后一定好好为社会作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