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如何判断当事人是不是真的要换律师

时间:2021-07-06 20:55:17,林子淇

有些当事人或家属很聪明,也非常有理想,想要一分钱花出几分钱乃至于一元钱的效果。

 

他们自己已经委托了律师,还在外面免费咨询其他律师,对他们而言,四舍五入,这就等于花委托一个律师的费用同时委托很多个律师。当事人和家属可能会说,自己只是想拓宽一点信息渠道。但对于被免费咨询的律师来说,事情可能就不是这样了,被当成“渠道”不可怕,但是“免费”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比较难让人接受。尤其是有些人甚至想把部分律师发展成长期的免费渠道。

 

前几天我看到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大意是“校友咨询过我,然后委托了其他律师,又来咨询我,我该理他吗”。给我的感觉就很像“这个人曾经跟我相过亲,然后他和别人结婚了,又半夜给我发短信,我该理他吗”。

 

似乎不应该搭理。没有权利就没有义务。

 

其实我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不过那位校友并不是咨询过我然后委托其他律师。那位校友是很早之前就经朋友推荐委托了其他律师,然后发现那位律师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心生“换”意,又到处找律师。但由于诉讼已经进行到“很后的阶段”了,虽然校友感觉我办理这类案件还是比较有经验,但经过和朋友商量,决定还是不换律师,一方面,他要顾及朋友的情面;另一方面,时间比较紧迫,他怕换了律师或增加了律师原来的律师会有意见。

 

当然,他这样考虑还是比较周全的,如果是我,没有非常必要的理由,我也不会真的换律师。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换律师就像是再婚,是一个需要慎重的决定,如果不是感到非常有必要,大多数人是不会考虑换律师的。

 

不换律师就不换律师,但这位校友在决定不换律师后还继续找我咨询一些问题。我说咨询是可以的,但是要支付咨询费,毕竟我们的时间也是有限的。然后这位校友就没有再找过我了。

 

其实一开始就想跟他说要支付咨询费,不过对方一开口就说是校友,然后说只花几分钟,我就没有提咨询费的事情,后来看他的情况确实好像也比较紧张,问的问题也比较详细,就花了半个多小时谈话,也并没有收费。(当然这种情况以后应该不会有了。)毕竟我不能让对方觉得是校友就可以免费,一方面我在广东的校友太多了,养成习惯不好;另一方面,我们法学院虽然考公务员的、做法务的人总体来说比做律师的多一些,但多多少少都还有一些从事律师行业的校友,我不能让他们误以为是校友就可以免费,这样对从事律师行业的校友来说似乎也不太妙。

 

而且,我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那就是,“我不能免费帮其他律师干活啊”。虽然这句话不好听,但事实就是这样,谁接受了委托,谁就应当对案件负责。我的时间,只能留给我自己以及我自己的委托人,不好好专注于自己的委托人的事情,反过来帮其他律师的当事人处理问题,就等于免费帮其他律师处理案件,这是很令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

 

但我有没有接受过当事人“换律师”的委托呢?也有的。迄今为止接受过两次,一次是之前的律师去会见了(只委托单次会见),但家属觉得那位律师很多事情说得不甚清楚,也不太能从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角度去进行具体分析,很可能不是专门做刑事案件的,就想要另外委托律师(这种严格来说其实不算是换律师)。另有一个案件是刑事控告的案件,当事人先是咨询了我,然后觉得费用似乎比较高,然后就找了一位自己的更经常做民商事案件的律师朋友按照“友情价”来处理,然后接到派出所的通知说法制那边觉得不符合立案条件,很可能会不立案,就很快地找到我,完成了委托。

 

真的,这就很像再婚,如果不是婚姻出现了极大的问题,一般没有人会想要再婚。但一想,如果把换律师比喻成再婚,那么在明知当事人或家属已经委托其他律师的情况下还提供免费咨询的律师像什么呢?这个比喻,简直不堪想象。也正是考虑到这个不堪想象的比喻,我下定了决心,如无极其特殊的情况,不为这类当事人或家属提供免费咨询。

 

当然,用“再婚”来类比或许有时也并不那么恰当,如果我们的观念能够再打开一点,可能有时也不算“换”律师,只是当事人和家属在案件的不同的阶段,会更信任不同的人罢了。对于他们来说这可能有点像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墙头”。只是基于刑事案件的特殊性,我认为“墙头”论淡化了刑事案件的严峻性,所以会更倾向于换律师更像“再婚”的说法。

 

最后,回到主题,如何判断当事人是不是真的想要换律师?

 

如果一位当事人真的重视律师的意见(也包括考虑换律师),他/她会尽量面谈+付费咨询的,即便因为客观原因不能同时做到上述两样,也会尽量面谈或者尽量付费。二者连一样都没有的,只能说是什么都不想付出或者什么都不能付出的人。

 

当然,我建议律师还是要保持善良,但当律师的善良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呈现的时候,我完全不建议通过提供免费咨询这种方式呈现。因为律师行业本身就是“内卷”严重的行业,为了保持或者重塑正常的行业生态,每位律师都应当更注重自己的言行哪怕是很小的举止,因为很多同类的言行或者很小的举止,聚集在一起,就有可能影响到整个律师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