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窃·格瓦拉成为网红的背后是什么

时间:2020-05-20 20:15:15,林子淇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的窃·格瓦拉,出狱后与直播公司签约,获得了年薪1500万元人民币的工作,代价是放弃了他在狱中的“兄弟姐妹”和那些“好听的话”。

  毕竟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赚钱还是要赚钱。

  他没有一语成谶,但却一语成名。

  窃·格瓦拉出狱后,表示并不知道这几年自己的表情包有多火。罪犯摇身一变成为网红这一“荒诞现实”,除了纯粹的社会文化层面的解读之外,在法律上又显示出什么特异之处?

  三年前,我从一本杂志上看到过一篇关于表情包文化的文章。

  那时是“丧文化”巅峰期,文章详细论述了表情包红火的社会背景及其下深藏的社会心理和社会问题,而“丧”表情包的作用主要是以“自嘲”表达关注,如此既安全又能缓解压力。

  表情包是折射社会文化和社会环境的一面镜子,而且表情包使用频率的变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群众关注重点的变化。因为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映物质,群众关注重点所反映出来的都是一定时期的社会现实。

  大家都有这么一个发现,什么(谁)火,什么(谁)的表情包就多。

  正如李易峰和黄子韬火的时候,到处都是李易峰比心表情包和黄子韬“污力滔滔”表情包,现在到处都是杨超越表情包。

  近几年来,基于风险社会的到来,“刑事风险”的普遍化让大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人对于“犯罪”尤其是“轻罪”不再讳莫如深,在大部分人看来,犯罪已经是一件可以讨论的事;而在网友们看来,犯罪甚至成了一件“可以戏谑”的事。

  与此同时,表情包界开始出现上述这类罪犯网红表情包,这在之前是难以想象的。实际上,窃·格瓦拉并不是第一个成为网红的罪犯,在他之前,曾犯有抢劫罪的“大力哥”(就是说“太失败了”的那位),已经当了一段时间的网红。

  也即,窃·格瓦拉并不是罪犯里第一个“一语成名”的人。

  如今,犯罪变得如此“亲民”乃至于“可以戏谑”了,甚至,有罪犯因表情包成名。

  但犯罪变得越来越“亲民”,并不代表它“爱民”。犯罪仍然是犯罪,犯罪的恶劣本质是不会改变的,而且犯罪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仍然要受惩罚。而大多数的罪犯在犯罪之后,只能进监狱,不能变网红,大家千万要因为几千万个罪犯里面出了一两个网红,就有所误解。

  事实上,这种误解是很危险的,因为现代人的刑事风险,本来就已经到了十分普遍、不得不防的地步。

  在网上乱说话涉嫌犯罪,帮人替考涉嫌犯罪,私自修改别人电脑重要信息涉嫌犯罪,在朋友圈售卖自己“品牌”涉嫌犯罪,透支信用卡久不归还涉嫌犯罪,冒用他人身份证涉嫌犯罪……

  法定犯的种类,总体而言变得越来越多,因为法益和风险变得越来越多。

  比如财产权益,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现在淘宝用户数据等有价值的数据都已构成财产权益。((2018)浙01民终7312号)

  而在我国刑法中财产权益和财物的边界是不明显的,也即所有被民事裁判认定为新型财产权益的物品,将来都有可能成为犯罪对象/刑法保护的对象。

  财产权益边界的不断扩张带来的是未来刑事立法新增罪名的风险升高。而法定犯的存在导致对普通人而言,本就可能有很多知之甚少而又容易触犯的罪名。这就略有一点尴尬。

  某些罪名的被告人,绝大多数人并不认为把他/她关在牢里这个世界真的就会变好,可能甚至还有一点点同情他/她,但是法律就是法律。正如张明楷老师说:“法律不是嘲笑的对象。”

  如今,民转成刑的通道越来越宽敞,刑民结合的方式也越来越丰富。时代“重刑”,已成定局,如何应对才是问题。

  经过实践,我发现“刑民交叉”和“刑事风控”两个名词背后代表的理念其实是相辅相成又相互抵触的。

  基于矛盾统一的原理,当我站在被害人/预防被害人一方思考时,若将刑民交叉和刑事风控的手段结合,感觉特别好用;而当我站在预防犯罪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方思考时,会尽量逆向运用刑民交叉,力求“一切皆民”、“民事优先”甚至“以民代刑”。

  所以实际上,在变化的大环境下,一切概念都是不稳定的,最后的结果都是看法律人在某一时刻对广义的刑事法解释的能力和对刑事法运用的手段。

  但我不太觉得自己悲哀,只觉得刑法比较无辜。我是自愿选择了这份职业,基于职业操守和当事人的委托而必须要这样做;但刑法没有“自愿”。这也是为什么谢望原教授在《谨防刑法过分工具主义化》一文中提出要谨防刑法过度工具化的倾向。

  刑法被滥用,律师是多了很多案子没错,但刑法扩张的影响也可能会波及到每一个人,包括律师。所以很多律师迫于无奈,也开始要抽时间自己给自己做风控。

  大家都以为律师着力要推出风控服务仅仅是为了赚钱。但除了赚钱之外,实在也感受到了“山雨即来”之忧虑,也确实是觉得能用钱和知识解决的事情,就不要搭上自由、人身安全、家庭幸福乃至性命了。这种朴素的渴求安全的想法,律师也会有。

  如果自己觉得《今日说法》和普法文章已经足够了,确实可以不请律师做风控的。律师不做风控,也可以做别的,因为法律服务本身的种类就很多。

  但是在如今的社会,相对于自己平日的行为所导致的风险而言,这样的预防犯罪的努力是否足够,我相信每个人自己也会有点数。

  侥幸是您的权利,提示是我的义务。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