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合规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不要随便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时间:2021-08-31 12:50:59,林子淇

有位朋友说她的一位刚执业的律师朋友代理当事人去做刑事控告的时候没有表明身份,结果被警方当成证人带去做笔录了,问我她那位朋友这样会不会有执业风险。我说应该是会的,他最好祈祷这个案件立不上。
 
就,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积极从事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可能律师行业现在真的已经“内卷”到我不太清楚或理解的地步了,所以很多人为了生计,很多自己明明不是很懂的业务,硬着头皮也要去做。
 
但有些人说,可是我去做这件事之前是觉得自己很懂的,这并不是我不熟悉的领域。那么问题来了,律师有时也会误判自己的能力,从而导致执业风险。为了避免执业风险,要如何判断自己“懂还是不懂”或者“能不能做”?我觉得还是要依照以下几个标准去判断。
 
一是是否做过类似业务。
 
这点比较好理解,譬如刑事控告是一类,被害人代理是一类,刑事辩护是一类,离婚案件是一类,至于是否要再进一步细化,譬如刑事控告要不要具体到某类罪名,又譬如诈骗案的刑事控告要不要具体到“杀猪盘”诈骗案刑事控告、“民间借贷”型诈骗案刑事控告等等,就看当事人自己对律师有没有更细致的要求了。
 
二是是否有成功案例。
 
不再赘述。
 
三是有没有非常熟悉业务的人“带着”。
 
如果以往没有做过某类业务,但又确实很想从事这类业务,可以考虑在第一次处理该类案件时联系一名非常熟悉该类业务的同行合作,“带着”办理。上文中提到的例子,该起案件其实本身是有两名律师代理的,但是其中一位可能资历更深的律师没有带着另外一名律师去处理,去办理的律师自己也没做过刑事控告,就出现了纰漏。当然,有人“带”的前提是对方有“带”的能力,假设对方也不了解这项业务,那就等于没人“带”,两个都不会处理的人加在一起,可能会更麻烦。
 
四是是否熟悉相关知识及流程。
 
现在律师行业经常有一些课程、讲座、分享会之类的交流机会,也有很多律师出书,理论上,如果一位律师自学能力比较强,可以在短时间内熟悉很多案件的相关知识以及流程的话,对于部分案件而言,还是可以尝试去处理的。只不过实际上具备很强的自学能力的人并不多,这部分律师可能只占律师群体的8%-10%。加上部分人在离开校园后没有继续保持学习尤其是深度学习的习惯,就导致对于一些自己在实习期没有接触过的业务,执业后再去操作,至少一开始会觉得难度比较大或者风险比较大。
 
五是是否了解相关风险。
 
有一位刑辩前辈专门办理贪污贿赂类案件,非常注重执业风险,说每次接一个新案,第一次会见前都要花半个小时重温律师的各项执业规定。其实律师业务也不是每一种都有很大的执业风险的,只不过刑事案件的执业风险算是最大的,而贪污贿赂类案件又算是刑事案件中执业风险比较大的而已。当然,时至今日,律师的执业风险已经远远不只是违反规定那么简单,其已经全然是一种多样态、复合化的风险。
 
虽则如此,不是说专业化的律师就一点其他方向的案件都不能处理,我自己现在也还不是100%刑案,但我还是会挑选业务的。我做的民商事案件一般是跟我代理的刑事案件有关联的,这样我处理起来就更得心应手一些。
 
另外,我自己挑选合作对象很少找“万金油”律师,因为我觉得“万金油”律师在某类专业性比较强的法律事务上的能力往往是需要花比较长时间了解的,不像专业化律师那样可以“一眼看穿”。而且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本身就是专门做某类业务的,那么他/她的能力“底线”也会比较高,通俗一点来说,就是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如果我找了“万金油”律师,肯定是因为那个案件本身难度不大或者委托人要求找当地律师而当地的律师资源恰好又很匮乏,又或者“万金油”律师有一些客户指定的特质。因为每个案件基本都不会具备“重来”的机会,所以当事人对于律师的选择一定是要非常慎重的。当然,案件在每个关键节点,都可能会产生一些有利的变化,但每个人对这些变化把握的能力一定是有区别的。而且,即便都是“取保”或者“无罪”,也还存在一个效率和速度的问题,譬如当场取保、37天之内取保和被批捕后取保,虽然都是“取保”,但肯定还是存在不同的。作为律师,无论代理的案件“大小”,奔着最好的结果而非可接受的结果去,是“应有之义”,只是在诉讼策略的选择上,妥善分析、综合考虑、耐心沟通也是必要的。
收录于话题 
157
上一篇通货膨胀了,有必要提高入罪及量刑的数额标准吗下一篇刑案不是小剧场,无须表演给群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