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合规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律师能否帮助“劣迹艺人”复出?

时间:2021-08-31 12:48:02,林子淇

有位朋友刚好是某艺人的粉丝,这位朋友应该真的是真情实感地追星,所以最近那位艺人出事后她非常难受。看着朋友这么不开心,我联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律师可以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那么律师能不能帮助“劣迹艺人”复出?如果一个“劣迹艺人”确实真心改过,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是否仍然能有机会站在舞台上?需要怎样的程序?除了《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中的道德建设委员会评议,是否还需要全民公投?
 
最近的事情让人们发现,其实让一个艺人“社死”,说困难也困难,但说简单其实也简单。作为刑事律师,我不得不思考,如果说犯下重罪的人都能够被允许经过坐牢、改造后重返社会、重新做人,那么“劣迹艺人”是否也可以?
 
很多人应该对此是持有反对意见的,因为他们认为艺人属于身份较为特殊的群体,艺人们所在的行业以及他们自己的身份已经决定了他们的行为会非常受瞩目,所以这些人的错误行为肯定会带来负面的社会导向。但问题在于衡量一个人的罪行尚有明确的法律可以依照,有已经制定好的量刑指导意见予以适用,而一个人的具体的道德水准如何衡量、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如何量化却是两个很大的问题。
 
当然,出事的艺人之所以出事,肯定是因为他们本身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很大,也可能相对不那么大,但这些问题也有可能被一些有心之人利用,导致一个本身并非罪大恶极的人看起来“穷凶极恶”。这又给我们带来了另一种思考,那就是在对“劣迹艺人”施加惩罚的同时,有关主体是否应当同时澄清谣言,以免扩大负面影响?
 
虽然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但相比起已经有完善的诉讼程序处理的刑事案件而言,艺人的“社死”之路似乎有时并不那么讲逻辑、讲程序。当然,从引导艺人遵纪守法的角度来说,这种“直接社死”的后果可能在一定时间内是有威慑性的,但行为与惩罚之间不甚明确的因果关系却也可能造成另一种结果,那就是也会有很多相对而言比较循规蹈矩的艺人无所适从。因为这等于每一点风险,都有可能在有心之人(譬如“黑粉”)的扩散下,变得无穷大。
 
因此,就艺人明星如何行事,文娱行业在加强监管的同时也要让这种监管本身变得更加规范化、合理化,从长远来看,这才是能够促使文娱行业长期健康发展的良方。
 
《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中是规定了“劣迹艺人”的自律惩戒措施和复出程序的,但我发现,近期的几个“劣迹艺人”都完全没有用到这个《办法》中的程序,而是很迅速地就“社死”了。那么这就等于,一方面,这个《办法》现在还没有发挥应有的惩戒和引导作用;另一方面,一个艺人是否会“社死”、能不能“复出”可能最后还是看网友情绪。当然不是说网友情绪不对,但如果每个艺人每次出事会演变成什么样都是看网友心情或者网上的“大部分的”声音,那么其实艺人出事会更难以作为长期的典型和“教材”,因为事件的过程可能会充满偶然性。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位永远不会塌房的内娱偶像”,就这个问题,很少人能给出答案。大家不是对自己喜欢的明星没信心,而是对内娱的环境没信心,或者说,大家是因为对内娱的环境没信心所以对自己喜欢的明星也没信心。但这一定是好事吗?我认为至少不完全是。
 
虽然很多人都说艺人明星相比起科学家等人,对人类的贡献不算大,这也成为艺人明星的薪酬长期被诟病的理由,但与此同时,我们应当看到的是,艺人明星的收入中至少有一大部分是合法收入,也就是说人们在诟病艺人明星的同时,其实也在“用脚投票”,在用他们的关注和购买力为明星们的收入“添砖加瓦”。这是能够控制的吗?只能说“堵不如疏”,因为就连那些诟病艺人明星收入的人自己,也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看明星的消息,去点开他们的新闻。
 
或许,我们真的会发展到科学家们普遍比艺人明星收入高的阶段,又或许某一天,文娱行业会成为一个不再具备高收入属性的行业,但即便如此,人们也不得不承认,现阶段,艺人明星仍然是大部分人日常生活中和空余时间里会关注的对象,而要发展到科学家们普遍比艺人明星收入高的阶段,可能还要很久很久。
 
那么,对于艺人明星,有关部门和单位如何妥善地进行监管,甚至,如何巧妙地运用他们的力量给社会带来持续的正能量,或许是文化领域的“新课题”。
收录于话题 
157
上一篇从刘某东案看企业家刑案后遗症下一篇艺德APP离文娱行业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