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合规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按年计费的私人刑事风控服务,值不值得做?

时间:2021-04-04 01:28:28,林子淇

总体而言,不太建议。

 

我处理过一些付费的刑事咨询,基本上都会给出一些可行性相对比较强的建议,还是比较“对症”的,因为咨询者来找我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已经被传唤或者被利害相关人告知说自己将要控告咨询者了,所以这些刑事咨询实际上是刑事危机处理的一种方式。因为即时性比较强,律师可以有针对性地给出建议,咨询者也更容易觉得“物有所值”。

 

这几天看到有同行在做按年计费的私人刑事风控,觉得还是有点新潮的,但不得不说这种业务有可能很难做,主要是因为费用收不上去,个人的行为还很难预测。客观来说,即便律师可以预测某人的“实行行为”,也无法预测他/她的“帮助行为”,尤其是当前,我国正处于帮助犯范围急遽扩张的时代,有时当事人只是抱着“顺手”的态度帮了一下别人,可能就涉嫌犯罪了。遗憾的是,很多当事人“顺手”的时候可能毫无所觉。——这种刑事风险是很难实现常态化预防的。

 

因此,自然人的刑事咨询按次或按时收费,还是相对合理的,否则一方面难以预防所有风险(毕竟刑法有近五百个罪名),容易因为刑事风险本身的不确定性而被误伤、被打上“不专业”的标签;另一方面也很难预估工作量,容易演变成只收一个人、几件事的费用最终却要服务很多人、处理很多事的情况。

 

律师提供服务,要警惕群众的“边界感”。比较传统的中国人是很讲究“人情世故”的,完全不讲究“人情世故”的人,会被中国主流社会打上“非主流”的印记。但做律师,如果没有“边界感”,是既没办法收到合理的费用,也会活得非常累的。

 

部分当事人不喜欢律师讲究“边界感”,因为这样(看上去)更符合他们的利益。囿于当前律师行业的发展程度以及群众法治意识的平均水平,除了极少数法律服务(主要是咨询服务)之外,律师基本上都是按事项收费而非纯粹地按时收费的(因为纯粹地按时收费的话费用会比较高,导致供需完全失衡)。然而按事项收费是有个比较大的bug的,付费之后,部分当事人有可能会自动扩张律师的服务范围,有其他事也会找律师,有的也会顺便帮亲友询问很多问题,因为他/她的成本“就这么多了”,是固定的,在成本固定的前提下,律师越关注他/她及他/她的“周边”,他/她就会越觉得“划算”。这种心态很像吃自助餐,总感觉吃得多赚得多,吃得少就不划算。

 

但其实划不划算不一定嘴巴说了算,也可能是胃说了算;吃得多可能心理上会满足一点,但不一定利于健康。毕竟数量和质量是两个概念。

 

“边界感”的丧失是可能会让律师感到不适的。因为律师在接受某种事项的委托前,已经把从事这件事可能要进行的步骤,可能要付出的工作、精力、时间(不同律师的时间价值可能不太一样)、人员开支等成本考虑在内了。换言之,这种成本一定是有一个范围的,律师的报价一定程度上也是根据这些成本来给出的。这个报价不会是最高或最低成本的对应值,而往往是中间值或平均值。譬如某律师预设自己办理某类案件某个阶段所要付出的时间是30个小时(最低值)-50个小时(最高值),其预设办理这类案件(含税)每个小时要收500元,那么其报给客户的价格就可能是500*40=20000元左右。因此,如果当事人要求律师做一些不在预设范围内的事情而又没有合理的理由,律师内心是不会想要同意的。因为在成本固定的前提下,律师工作时间不断地提高等于律师在不断地贬值。

 

什么是合理的理由?

 

一般来说只有两种理由会让律师增加工作量显得比较合理,一是这件事在程序上是必须的,且没有律师就做不了;二是做这件事能够增加实现委托目标的可能性。一位负责任的律师,一定不会想要耽误当事人,而且肯定想把事情做好。但他/她肯定不喜欢“无效操作”。纯粹的投入时间而不可能产生效益或提高委托事项“成功率”的行为,除了让律师感到自己的举动“毫无意义”之外,没有别的用处了。

 

比较常见的缺乏“边界感”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1)只委托了A事项,除了要求律师处理A事项之外,还要求律师处理除A事项之外的其他事项;(2)只是自己委托,但也经常会帮亲戚朋友问其他问题;(3)洽谈的时候已经谈好了A事项的(可能的)工作内容,签好合同之后要求扩张A事项的工作范围或者不断重复某些工作内容,且没有给出合理理由;(4)同一步操作,有不同的具体处理方式,每种具体的处理方式在结果方面应该没有什么可见的差别,但委托人就是要律师用C方式不用D方式,理由是他/她觉得C方式比较好,但他/她说不出C方式比D方式好在哪里。

 

说回题目吧,之所以总体来说不太建议提供按年计费的私人刑事风控服务,除了上文中提到的个人刑事风险难以全面预测及防控的原因之外,还因为私人刑事风控一事,基于部分人“边界感”不强的原因,随着时间线的拉长,可能会变成“家庭刑事风控”、“家族刑事风控”、“企业刑事风控”。然而一旦律师想说自己只处理委托人单人的刑事风控问题的时候,委托人可能会说:“这些都是跟我有很大关系的,都是刑事案件,都有可能会牵连到我。”那还真的很难反驳。

 

当然,也不是说“家庭刑事风控”、“家族刑事风控”、“企业刑事风控”律师就完全不能处理,只是说个人是个人、家庭是家庭、家族是家族、企业是企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