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合规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从刑事控告和刑事辩护看刑事合规的必要性

时间:2020-06-06 21:30:03,林子淇

一、刑事控告的“人证”和“物证”难题

 

正如我在《刑事控告的100条“潜规则”》中提到的那样,涉及到公司的刑事控告一般比较难处理,因为可能涉及到很多人、很多事、很多罪名。后两者先不说,先说说“很多人”。

 

如现在有一个事件,A是犯罪嫌疑人,B、C、D、E都是和A有过接触的人,所以理论上B、C、D、E有成为证人的可能,也可能分别会持有A犯罪的一些相关证据。但最后,一般是F想对A提起刑事控告,BCDE往往认为自己只是打份工/做桩买卖,没必要牵扯进他人的恩怨,经常性地不愿意在立案阶段作证,这就是企业刑事控告在“人证”方面的天然弱势;而BCDE由于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也没有取证意识和取证意愿,导致很多情况虽然曾经真实地发生过,但不能被即时保存,也就约等于不存在,这就是企业刑事控告在“物证”方面的天然弱势。(只涉及到简单流水的除外。)

 

二、刑事合规制度能够解决刑事控告的难题

 

上述问题大概率只能靠刑事合规来解决。如果有一份材料,合规制度要求必须存在某处,抄送某些人,那么系统会自动留下记录,即同时有了“物证”和“人证”;而如果依据刑事合规制度,某份材料或者某些材料是必须存在某处而A没有存放的,要通过民事诉讼等方式去获得刑事控告的证据会更方便;而假设A有数次相同的“该存不存”行为,即可据此推断A的主观故意。

 

所以,完善的刑事合规系统,其实本身就是一个“证据池”,可以解决大部分刑事控告案件的证据问题。

 

因此,对于具备完善的刑事合规系统的企业来说,主要的问题可能就会变成A是否知悉和接受这个制度。——这个问题《告知书》和《承诺书》可以解决。

 

三、传统刑事辩护业务的“不确定性”和“天花板”

 

我经常对人说不要到了要辩护的时候,才想到要辩护。辩护是一种“重夺自由”的技术,而合规是一门“维护自由”的艺术。

 

 

刑事辩护是当事人先丧失了自由,然后让律师去夺回自由,但什么时候能夺回,夺回多少,夺回之后这自由还能用多久,很多时候都是不确定的,由于种种原因,刑事诉讼的世界里有正义,有不正义,还有迟来的不知道能不能算“正义”的“正义”。

 

正如阿甘(没有)曾经说过:“刑事诉讼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即便是非常擅长刑事辩护的律师也不得不承认,部分刑事案件存在极其明显的“天花板”,这主要是基于以下三点原因:一是刑事诉讼法的出罪功能实际上被严格限制;二是刑事案件中控辩双方极其不对等的取证权;三是刑事政策有时会遭到误用乃至泛滥。

 

四、刑事合规预构建“辩护体系”的功能

 

而刑事合规可以完全规避上述“三点原因”中的前两点,因为在进行刑事合规时,企业尚未进入到刑事诉讼中,其行为能力和对事件的把控能力较之企业已被认为有犯罪嫌疑时是高了几个等级的。所以在刑事合规的过程中,企业会有更充足的时间来处理对于企业而言棘手的问题,一旦仿照“出罪体系”构建刑事合规体系。那么当刑事合规体系建立起来的时候,这个合规体系实际上就近似于“出罪体系”。

 

譬如犯罪都要符合犯罪构成,反之不符合犯罪构成的都不构成犯罪,那么通过对每个犯罪构成的要件进行分析后设立“警戒区”,企业就可以得到“自由活动的范围”,获得几乎必然的“出罪”。

 

而即便是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由于“三点原因”中的第三点也即“刑事政策”的风险尚无法通过刑事合规制度完全规避,出罪体系的功能仍然可以被部分转移到“量刑从宽”上。因为如果当事人的行为本身不构成犯罪,那么即便是在客观条件相当对辩方不利的情况下,要辩解当事人具有从宽理由或者进行对辩方而言更有利的量刑协商,实际上是更容易的。

 

五、制度不落实到自动化的合规都是耍流氓

 

在普通企业中,BCDE除了本人的取证能力、取证意愿、作证能力、作证意愿外,往往还有一个客观上会降低证据生成可能性及保存完好度的因素——离职可能性。离职了的人经常不管“前东家”的事情,即便手头有证据,也会推说不知道。

 

而合规系统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区块链”系统,企业办公系统(OA)就是这个系统的核心,所以企业的整个办公系统必须是一个已经过合规审查的、带有合规功能的系统,否则就谈不上刑事合规。预防不落实到制度、制度不落实到自动化的刑事合规都是耍流氓。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推广刑事合规和区块链技术、互联网技术的深度融合理念。

 

六、为什么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刑事合规是最难的

 

正因为合规最后还是要靠技术落实,所以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刑事合规是最难的,原因在于里面的每一个人员,虽然不一定懂刑法罪名,但是他们几乎都比律师懂网络技术,某种程度上他们可以用技术规避制度设计。所以互联网刑事合规必须线上与线下并重,而且要由第三方定期及不定期进行合规审查。互联网科技公司的规模越大,刑事合规的难度越大。对互联网公司来说,反正是要被查的,被公安查之前先被律师查,反而是运气。

 

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刑事合规难还难在合规制度和技术需要实时更新。一旦制度跟不上技术,合规的漏洞也会随之产生。

 

七、刑事合规才能让企业在刑法里找不到身份

 

企业必须学会把“刑事控告”和“刑事辩护”的任务先交给刑事合规处理一遍,否则企业会日常害怕刑事风险,刑事危机发生时又忙得焦头烂额。很多求救无门的人或深陷牢狱的人,或许有一天会知道,原来困扰他们的难题——刑事控告和刑事辩护,可以靠刑事合规来解决。

 

没有人想当“被害人”,也没有人想当“犯罪嫌疑人”。只有刑事合规,能帮助企业当好一个在刑法里找不到身份的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