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盗窃女友财物,是否会被批捕?

时间:2021-09-23 18:12:35,林子淇

我曾代理过一起盗窃案,是审查批捕期介入的。我和当事人女友(报案人)做了详细的沟通,希望她能谅解当事人,并且出面帮他争取不批捕。当事人女友说,其实检察院给我打过电话,问我是否谅解,我都说谅解了。我说那您有提交谅解书吗?她说没有。我又问,还有没有问一些其他问题?她说就是问有没有还钱给我。
 
我接手案件后撰写了请求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陈述了当事人与其女友存在长期同居关系,有较好的感情基础,今后可能会结婚或继续在一起,且当事人有全部退赔的意愿,只是暂时没有能力全部返还,希望能够出去打工赚钱返还给女友。当事人被批捕或被重判不一定是其女友愿意看到的结果,也不一定能最好地保障其女友的权益。当事人也还比较年轻,无前科,有坦白情节,其是一时糊涂才犯下过错,如今已经非常后悔,希望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此或能更好地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律师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23项的规定,“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应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由此可见,在司法实践中,与婚姻家庭关系相关的犯罪,要考虑到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的特殊关系,尽量从宽处理。
 
而亲属之间盗窃,一般不作犯罪处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要把偷窃自己家里或近亲属的同在社会上作案的加以区别”如何理解和处理的请示报告的批复》中指出:“对此类案件,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对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在处理时应同在社会作案的有所区别。”
 
本案中,虽则当事人与其女友尚未缔结婚姻关系,但已经同居相当长时间且谈婚论嫁,二人的关系具备“类亲属”的性质且有将来成为亲属的较大可能性,如不考虑双方间的特殊关系,可能会损害这种关系以及被害人在其他方面的权益。
 
而后我又草拟了和解协议和谅解书,都让其女友签了名,提交到检察院,并亲自带着当事人的女友到该检察院求情。检察官当时在开会,就没有见我们,第二天检察院打电话给当事人的女友,请她到检察院做笔录,其女友就过去了。
 
检察官让当事人的女友去检察院做笔录,主要就是问其女友是否愿意原谅当事人,有没有和当事人的家属谈过退赔的事情,当事人方是否已经退赔部分款项,退赔了多少金额,余下的金额要怎么还,有没有退赔计划,她能不能接受这个退赔计划,如果后续没有全部退赔她其还是否愿意原谅当事人,其今后是否还可能和当事人在一起生活,等等。
 
做完笔录后第二天也就是审查批捕期的最后一天,检察院对当事人不批捕,其时也是律师介入该案件的第四天。
 
后来因为当事人家境比较困难,审查起诉阶段就没有委托我(其实我原本打算如果他委托我就尽量争取不起诉的)。再后来过了比较长时间,某天他打电话给我,说前段时间检察官找他过去做笔录,还出了一份认罪认罚具结书给他,上面的量刑建议是一年零六个月,没有建议缓刑,他便不是很愿意签名,对这个结果还是比较难以接受。他说检察官说等案件到了法院,也还能再争取缓刑。
 
经律师询问,发现主要是后面他和他女友的感情其实并没有真的恢复如初,其女友已经离开他到了别的城市,似乎已经成为了前女友。我想了一下,女友既然要远走,而且远走了这么久,估计也确实是对当事人没什么眷恋了,现在挽回是不可能的了,也不一定那么有必要。我说您可以看看能不能再凑些钱尽量还给她,提高退赔比例,然后让她再跟检察官说一下这件事,求求情,若案件到了法院,也可以问问她能不能出庭。
 
虽然没有接受后面两个阶段的委托,我还是帮当事人想了一些办法的。
 
其实亲友间以及情侣间的盗窃案是频发的,只不过一直很少有人专门谈论这个问题。我认为无论盗窃这件事情有没有给当事人带来牢狱之灾,如有刑责,刑责如何,但这件事本身对于当事人的家庭关系或重要社会关系肯定是有很大破坏的,这样的破坏也一定会引起一些连锁反应,摧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比起盗窃本身的法律后果,丧失亲友的信任甚至失去某个和自己非常亲密的人,或许从长期来看,会是更令人后悔的事情。
 
譬如,当事人的女友挺好看的,我觉得他以后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好看的女朋友了。而且从我和她的沟通以及从她愿意出面帮当事人争取不批捕这些情况来看,感觉她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比较理性且善良,基本上是符合“人美心善”的标准的。
 
辩护的事,律师还可以想想办法,错过某个人就真的是没办法的事啊。而且无论是辩护还是挽回一个人,如果一直没有真的“上心”,很有可能当当事人“醒觉”要这样做的时候,都不一定来得及了。
收录于话题 
287
上一篇同行问我问题的时候,我经常会感到尴尬下一篇吴某凡会爆出其他人的“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