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从霍尊等男明星的恋情纠葛论请律师的重要性

时间:2021-08-18 21:37:10,林子淇

霍尊又发文了。文章很长,描写的部分很多,感觉看不下去。
 
于是我再次发现那种围绕着一个辩点翻来覆去地写一大堆文字的辩护律师有多吃亏。先前代理一个上诉案,在卷宗中见到同案人一审律师写的辩护意见,颇有受教之感,因为该律师写了二十多页纸,基本上每100-200个字就是一个小观点,每个观点都还或多或少有点道理,可见其办理案件非常细致。当然,围绕着一个辩点展开不是不可以,但不停地变换方式去说同样的话就没意思了,写文章是要有层次的,由浅入深或者由一个中心发散到不同的方向都可以成为论述的方式,唯独反复、重复是忌讳的。
 
这一点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所以今天我不是很想具体再说行文方式,而是要说一下霍尊应对危机的做法。从事件发生到现在,霍尊本人及其工作室三次发声,但舆论并没有因此平息,除了女方准备充分之外,我认为男方没有准备也是关键之一。
 
陈露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位合格的自诉人,有理有据,而且会抓紧男方上大热节目的时机,分批爆料,还记得发图片之后计算好时间删除。而霍尊,感觉就像一位被人从街上临时拉过去的律师,开庭前背了一下稿,然后就上场了,只能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记得的内容。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即便是以霍尊“今时今日的地位”,他也还是没能在与陈露的交锋中占据有利地位,除了平日从事风险行为之外,没有危机预案也是一大问题。当然,陈露不是唯一一位在分手后对男明星爆料的女性,李雨桐、周扬青等等都可以算得上是她的前辈。大家会发现,这几个人,无论有没有发截图,说出来的话都似乎很有道理、很能让人信服。当然周扬青会不会有图,很多媒体人和网友认为应当是有的,不然罗志祥也不会不敢反驳。
 
所以我认为,及早请律师做好风险防范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人会说,霍尊是有律师的,陈露的发文中提到过霍尊曾有一位律师和她沟通过。但我认为霍尊本人应该是认为该律师和陈露沟通过之后事情就已经解决了,他本人应该是没想到过陈露会采取这种做法。
 
为什么霍尊会认为事情可以解决呢?因为他(可能他的团队也是如此)认为,女方在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的前提下去爆料,可能会给其本身带来极大的法律风险,自己已经抓住了女方的七寸,女方应当不敢做什么。但从女方的一系列操作来看,女方很可能也请了律师分析,所以才会有发出图片后迅速删除的做法。
 
首先来看女方是否构成敲诈勒索。在《问前男友/前女友要“分手费”一定构成敲诈勒索罪吗?》一文中,律师分析过,问前男友/前女友要“分手费”如果要构成敲诈勒索罪,至少要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发表了具有足够胁迫性的言论,二是要索要较大数额的财物。但该文其实没有分析得很透彻,除了以上两点之外,还有两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是索要数额较大的财物必须是意图“非法占有”这些财物才可以,也就是说索要合法债务不可能成立敲诈勒索罪;二是如果是对方主动给的,就不构成敲诈勒索。
 
综上,站在霍尊和陈露的角度,他们必须准确分析出:(1)霍尊是否有证据证明陈露发表了足够具有胁迫性的言论并以此要挟霍尊给较大数额的分手费;(2)陈露索要的分手费是否包含其为霍尊付出过的金钱且总额在合理的范围之内;(3)陈露及其亲友手中是否有证据证明是霍尊主动要给900万的。陈露构成敲诈勒索罪的必要条件是(1)的答案是“是”,且(2)、(3)的答案均为“否”。
 
这样一看,陈露构成敲诈勒索罪的可能性就非常低了。
 
除了上述情况外,另有一点要注意,那就是两人谈分手后霍尊其实没有真的给过大钱给陈露,这就是这起事件和吴秀波事件最大的不同,吴秀波是给了大钱的,也就是陈昱霖可能是既遂,而陈露,即便真的对霍尊实施过威胁,也极有可能是未遂。按照我导师的说法,公安基本都是结果无价值论者,一般不太喜欢追究未遂的事情。而我在实践中发现,“未遂”被追究的可能性之所以比较小,因为未遂一般来说社会危害性不太大,而且很多“未遂”,是区分不出对方是否真的是想要这些钱的,有的也就是说说而已。
 
我曾代理过一个敲诈勒索案,里面有3万的金额是当事人只向一个人提到过一次但后续没有再要的,我便提出观点,说我的当事人当时是因为某件事非常生气,所以在对方刚好在场时顺口说了一句气话,但并不真正具备对其敲诈勒索的意图,我当事人没有主动找过该名人士,后来也没有再联系过他或问他要钱,所以不能认定这3万的金额是犯罪数额,后来检察院撤回了对这3万元的指控,犯罪金额得以被控制在10万以下,量刑大幅度降低。
 
当然,依据刑法的规定,“未遂”本身也确实不太严重。这就不具体分析了。
 
在《吴亦凡应该报案吗》一文中,我曾分析过吴亦凡的问题,我认为其对具体情况判断的失误是其去报案的一个很重要的关键。霍尊重蹈了吴亦凡的覆辙。当然霍尊重蹈吴亦凡覆辙不是从对具体情况判断失误开始,而是从其对陈露的诺言没有兑现开始。这一点,我在《吴亦凡妈妈没有教过他,答应女人的事要做到吗?》里也有谈到过。
 
不守诺言,又不懂得判断形势,加上惹上胆子大的女人,是很容易出事的。
 
前些天,也有人咨询我,说自己曾经答应过之前婚外情的情人一件什么什么事(一件要给钱的事)但最后没有做到,他担心前情人会报复他。不过后来我一分析,风险不是很大,原因是后来他真的给了部分钱给前情人,而且据他所言,前情人已经结婚生子了。
 
我说问题不大,既然是婚外情的情人,在一起的时间又不算很长,人家可能对你本来就没啥很深的感情,各取所需罢了,现在又已经另觅良人、结婚生子了,还惦记你干啥啊,巴不得当没你这个人。而且你钱都已经给了部分了,站在她的角度,没必要。
 
而李雨桐、周扬青、陈露三个人除了文字表达还不错之外,在事件的基本要素上有几点是相当一致的:1.女方曾经真情实感地喜欢过男的,并且想和他结婚;2.在男方不那么红或者受挫折的时候相识,在男方红了或者更红了之后发现男方有问题或者被分手;3.多年“长跑”;4.男方有一些会让女方非常受刺激的言语或举动。结合这四点,女方的怨念是会很重的。此外,女方都是在分手后不久、自己还没有很稳定的男友或还没结婚时爆料的,孑然一身,也就毫无负担。
 
我看过很多香港老电影。在香港老电影里,穿着红衣服的女鬼基本上都是厉鬼,白衣服的都是比较善良的,还有那种怨气很重的特意穿着一身红衣自裁的女子。红鬼和白鬼的战斗力自然不是一个档次,而如果有一天红鬼的怨念消了,她的衣服就可能从红色变成白色,她就会去投胎。当然,“子不语怪力乱神”,我只是想表明,很多事情都有因果,很多事情要看情况,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但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
 
综上,分析一个人的行为以及预测其接下来的行为,一定要了解事件背景,清楚对方的目的,还要结合对方的性格来分析,另外要考虑各方面的法律风险,才能做出准确判断,以免行差踏错。
收录于话题 #刑事风控与合规
136
上一篇艺人艺德承诺书有用吗下一篇艺人将不再被允许“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