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家属总是“认为”自己的家人“问题不大”?

时间:2021-08-16 10:49:09,林子淇

有时候,当事人家属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的家人“问题不大”甚至“无罪”。甚至有时他们对自己的家人进看守所这件事是感到不解的,并基于这种不解产生了对案件本身乃至公检法律身份及职能的错误判断。

 

另外一些时候他们还不至于感到不解,他们很明白自己的家人为什么进去,又觉得他情有可原”,所以应该“很快没事”。有些当事人也这么想,就很自信。觉得呆几天就能出来,或者找个人就能出来,然后37天过去了,再37天也过去了,直至某天站在了审判席上。

 

让当事人及其家属对案件及法律具备正确认知,是刑事案件中最难的课题,比说服公检法还要难。因为公检法中直接和律师对话的人,一般都是学法律出身的,沟通起来还算比较顺畅,而家属往往并不是。

 

家属可能存在以下误区:

 

“不知法就无罪”

“被牵连就无罪”

“没做过就无罪”

“无罪就该马上被放出来”

“如果不马上放出来可以告公安”

 

这些问题,每个接触刑事业务的律师应该多多少少都会碰到。
 

家属的主观和公安的主观不同。在拘留阶段公安很主观,只要法律不禁止,就是“他要他觉得,不要你觉得”,但是家属可能比公安更主观。作为家属比较悲剧的一点是,虽然大家都“主观”,但别人(公安)的“主观”经常有证据支撑、有权力保障,家属的“主观”则不一定有。

 

一、“不知法”就无罪?

 

不知法并非无罪,在确有犯罪行为的前提下,只要知道或应当知道这件事情是不符合规范的就足以构成犯罪,除非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行为人完全不存在知晓规范的可能,可以不具备违法性认识或认识错误作为阻却事由。

 

二、“被牵连”就无罪?

 

第一,被牵连进某个犯罪案件并不能逆推出某人没有犯罪行为的结论;第二,被牵连进某个犯罪往往说明当事人本身并不注重风险防范,在公安看来有“犯罪嫌疑”也是正常的;第三,公安会进一步侦查是否没有犯罪行为,如果确实不存在,除非存在极端的“伪证”事件,否则当事人一定会被放出来,只是时间问题;第四,消除人心中的疑团需要时间,很多时候,除了这个人本人,大家很难知道这个人心中有多少疑团,这些疑团到底多久才能完全消除。

 

刑事案件的可能性是非常丰富的,尤其在侦查阶段,因为立案、侦查是刑事案件的开端。就像一个孩子,越是小的时候,越是有无限的可能性,就像一张白纸,大家不知道上面会会长出树还是开出花。

 

就侦查而言,办案人员有可能今天去讯问,也可能明天去讯问;当事人可能今天说出一些能让人打消疑虑的话,也可能明天说;同案犯可能昨天没说不利于当事人的话,今天说了,因此办案人员本来觉得当事人没有犯罪行为,一知道这件事情又增加了新的疑团……这都有可能。

 

所以“被牵连”是一个主观认知,是否构成犯罪,最后还是要落实到证据上。

 

三、“没做过”就无罪?

 

没做过真的无罪,除非被人刻意陷害而且陷害成功,这样的概率比较小。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当时刘强东拿到不起诉结果的时候有部分人士说不起诉不是无罪。客观地说,不起诉是法律上的无罪,虽然不起诉决定不是无罪判决。刑法的逻辑是,任何人,除非被判决有罪,否则都是无罪。所以刘强东确实是无罪。

 

无罪不代表没有犯罪事实,但没有犯罪事实理应无罪。虽则如此,无罪的结果不一定通过无罪判决达到。

 

刑事案件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可能产生无罪结果。从好的方面来看,辩护的全程性使得每一个阶段都有可能实现无罪,当事人有了更多的机会;从不好的方面来看,这导致刑事案件有可能在办案人员认为有下一阶段“兜底”的情况下获得不合理的推进。即便当事人本人并不想要那么多出来的机会,谁也不用给Ta一个美好时代,Ta只想现在出来。

 

说到这里了可以多说依据,无罪结果是越来越难拿到的,2015年,我国刑事案件侦查阶段不批捕无罪:审查起诉阶段不起诉无罪:审判阶段判决无罪=127:25:1。十个人被抓,大概会有两个人侦查阶段没有被逮捕而被放出来。多吗?从概率来看,好像也不太多,那么其他两个阶段就更少了。

 

所以律师为什么都会建议当事人和家属一定要关注审前辩护,因为确实,越到后面路越窄。

 

当然如果家属认为要赌一赌这个概率,看看会不会在律师不介入的前提下也放出来,那确实可以去买这样一张“彩票”。但是如果案件批捕了还不请律师,这样的风险可能是当事人无法承受之重,当然律师不会怪家属,当事人会不会怪自己的家属很难说。

 

四、“无罪就该马上被放出来”?

 

有些家属长期定居国外,不了解大陆的法治环境。一上来就说:“我**是无罪的,快让公安马上放人。”

 

在国外取保是非常简单的,国内大陆地区才难,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国人且不说,即便是外国人,入境随俗,在一个国家,首先要遵守并尊重这个国家的法治环境。须知我国对刑事案件,以属地管辖为原则。

 

我国为保障国家安全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中国之所以有和平的环境,跟国家严厉打击犯罪是有很大关系,但另一方面这样的全面防卫的心态必然会造成“高度审查”,最典型的就是过地铁都要安检。从过安检一事可以看出公民享受着国家给的安全保障,在某些特殊的时刻也有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任何事情不可能只有利没有弊,只是权衡利弊。

 

权衡利弊之下,法律规定批捕前的拘留没有国家赔偿,也说明这段时间国家全力支持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公安机关基于其保卫人民的职责也会认为在这段时间内要“凡事求个明白,算是本性难改”,所以人们一旦被牵涉进刑事案件,进入侦查人员的视野,至少在批捕前会难免有点进去容易出来难的意思。(虽然这并不是围城,外面的人并不想进去。)

 

实践中,如果涉嫌共同犯罪,即便其中部分人员无罪或者没有羁押必要性,也经常是一批(批)地放出来。这说明一旦涉及到共同犯罪案件,只要其中有哪怕一个人的犯罪嫌疑较大,公安机关的首要考虑就成了“侦查”。或者说,公安机关的首要考虑从来都是“侦查”。

 

毕竟,刑事案件,大家写材料的时候都经常用侦查机关指代公安机关,望文生义,也会知道,侦查,是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工作人员的责任,也是“饭碗

 

每个人做一件事情之前,肯定要考虑自己的责任和饭碗,这是很正常的。所以公安机关只有在认为放人不会影响侦查的时候才会放人。并且大家很难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具体到哪一天公安机关才会认为“现在”放人不会影响侦查。

 

有些家属天天催律师去交取保申请,似乎这样自己的家人就一定能尽快被放出来。需要强调的是,公安机关可能会在意见上被律师打动,但不太会在时间上被律师打动。公安有自己的侦查节奏。例外的是侦查阶段就认罪认罚的,在部分地区或许可以申请案件尽快移送审查起诉。

 

上文已经论述,“侦查”是别人的饭碗,对别人吃什么菜才比较营养(这个案件不需要动用刑事、民事即可解决,不要浪费司法资源),营养均衡(无罪、罪轻因素也看一看)才比较健康、这类建议,还是可以给出,如果对方认为有道理,是会听从建议的。但是非要管别人在什么时候放下饭碗就有点过火了。

 

家属真的不要让律师去管公安什么时候“放下这个碗”,办不到的。

 

律师是律师,所以能从法律的层面提出放人不会影响侦查的各种意见,促使公安机关多考虑当事人的无罪因素或者罪轻因素,甚至早日放人。但律师毕竟不是神算子,不可能掐指一算就足以“窥伺天机”,也不是公安肚子里的蛔虫,所以公安具体哪天想放人,律师真的很难知道。但就37天之内人能不能被放出来,律师往往还是能做个基本判断的,并且能给出依据。

 

逮捕前拘留是没有“错误拘留”一说的,也不会有国家赔偿,被拘留的时间只要不超过法定期限,即便最后被拘留之人被认为无罪,也不产生责任,因此这段时间被拘留人员所遭受的事情只能视为公民配合国家机关履行保卫国家安全义务的一种实际付出。虽然公民往往并不自愿去“付出”,但也找不到理由可以反驳。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犯罪已经不足够了,很多时候人们甚至不能看起来和犯罪有什么关联。

 

因为关联,就是犯罪嫌疑。而立案不需要板上钉钉的事实,只需要办案人员“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

 

当然办案人员不会无端端随意去“认为”,一定会有依据,这些依据,就是刑事案件中的证据。但这些证据在初期并不会经过非常严格的审查,特别是在“关联性”这一块。实践中,立案的标准往往是:存在一定的证据,证明某人“可能”有刑法规定的犯罪行为,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那您又会说,那为什么人们去刑事控告,明明有证据,有时候民警却不受理,警方却不立案?

 

虽则,我国现在的法律体系里有《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等系列规定,但不同人对不同事的判断标准是有具体差别的,对“犯罪嫌疑”的判断也是如此。

 

大家都上过学,做过阅读理解,最后写出来的答案,千差万别说不上,但也不会完全一样。又正如有些明星您认为很好看,说不定您的同事认为很一般;您认为很一般,说不定您的同事认为很好看。或者对方觉得挺好看但是心情不好就是不想看,也不想说好看,并且觉得不看也没损失。

 

只是对一些事情,大家还是会有公认的看法,譬如有一些人,很难有人觉得她不好看的,典型如刘亦菲。再说回刑事案件,如果一个人杀了一家四口,一个躲在暗中的邻居拍下了这一切,去公安机关举报犯罪,公安机关也不会不立案,因为这种情形下,行为人的犯罪嫌疑已经大到没有办法忽视了。

 

因此,实践中存在大量案件,就有没有立案的必要性一事,是客观又主观的。所以拿控告的标准去辩护行不通,拿辩护的标准去控告也行不通。控告的标准应该高于立案标准,方便说服公安立案,辩护的标准应当兼顾立案标准、起诉标准和定罪标准,依据不同阶段的标准来处理,但在特殊时期可以把标准稍微提前,以求办案机关对案件无法顺利进行到下一个阶段一事具备认知,不纠结于对证据不足、难以成功起诉或定罪的案件,节约司法资源。

 

研究不是研究其他,就是研究标准。任何事情,要如何分析,如何判断,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标准。每种学说都代表一种判断标准,如果最后这种学说能够得到广泛传播,就是因为持这种学说的人给出的标准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所以实践中,不同的标准永远都会产生矛盾。

 

所以,用这个观点来看,其实家属最大的问题,是以自己的标准而非法律的标准来衡量公安的行为,家属和公安的标准是矛盾的,且家属不理解公安的标准。

 

律师的作用,是帮助家属理解公安的标准,并在法定的框架内行使辩护权,尽量运用其专业知识,加快消除公安的疑团。

 

五、“如果不马上放出来可以告公安”?

 

不马上放出来,真的不能告公安。刑事案件的“37天黄金救援期“应如何理解并使用?一文中提及,侦查阶段律师可以代理申诉和控告,如果公安机关在侦查、审讯中有违法行为,特别是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人身权利造成侵害的,律师可以代为申诉控告。但不马上放出来真的不算违法,公安只是在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行使自己的法定权力而已。

 

因此具备刑事思维和预防犯罪意识是很重要的。很多事情辩护不如防范,如果真要毫发无伤,妥妥当当,与其到时怪别人,不如自己多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