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关于刑事案件与“内部文件”

时间:2021-05-15 20:09:30,林子淇

新刑诉法解释出台之后,我自己感觉办刑案的体验确实好了不少。作为律师,可以感受到近些年我国在法治建设方面确实是有加大力度的,某种意义上,法治进程也走得比较快。

 

前段时间,就某个案件,我提交了申请,请求检察院立案监督。提交申请两天后,信访部门回复我说依据2015年的什么什么文件(会议纪要),这份材料不符合受理条件,要公安机关出具某某决定书才能受理,还把文号和文件名告诉了我,让我想看文件可以过去检察院看,也另外告诉了我可以怎么处理这件事,找哪些部门反映。另外又说,材料已经转给检察官了,检察官那边会另外回复我。可以说,信访部门人员也是很尽职的。

 

后来,接到材料的检察官又联系了我,说新刑诉法解释出台后,依据第多少多少条,这种情况我们是可以受理的,麻烦你尽快准备什么什么材料(其实这是我方本身就有的材料)给我们。这说明检察官可能花了更多心思和时间在刑事法及相关规定的学习上。这也很容易理解,因为检察官和信访部门的职能和时间安排不完全一样。

 

以前我对个别办案机关所谓的“内部文件”感到有点烦恼,内部文件又不公开,通过常规途径又基本查不到,事先又不告知律师也不告诉当事人和家属,但又会实际影响当事人的权利,很容易违反“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导致当事人的知情权缺乏应有的保障。而且即便律师联系办案机关,办案机关告诉律师了,律师也真的看到了“内部文件”,律师和当事人说,当事人会接受这样的说法和处理方式吗?这就很容易让律师感到比较“难做”。

 

但是不是律师感到比较“难做”就不做了呢?肯定不是,因为我们既然接受委托,就有义务通过各种不违法、不违规且可能达到委托目的的方式去处理事情。所以因为如果没有明确的处理问题的路径,律师几乎必然会多联系几个部门、向多方寻求救济,那么律师的“难做”也可能间接影响到办案人员。这一点,现在很多办案人员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们也希望能够通过更合理的、可接受的方式解决律师的疑虑。
 

前些年,有一次我陪同当事人去报案,办案人员说依据规定你们这种情况我们是不受理的。我问是什么规定,有没有书面文件?对方说有。然后我说能不能拿来我看看。他说这个一般不给外部人员看的。我说:“我不看,怎么知道有没有?如果我看不到,那么我就没有办法确认是有的。如果您拿不出来文件,您也没办法证明有,那大家都只能当做没有这份文件来处理,而按照《公安部……意见》去处理,这个意见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要受理。”

 

办案人员说:“你等会儿,这份文件在法制,我打个电话给法制。”然后他去打电话问法制要文件了,结果法制告诉他没有书面文件。他就回复我说这个规定没有书面文件,但以前都是这样处理的,还是有规定的。我说大家都是依法依规的,既然现在暂时找不到那份文件,那就请按照手头有正式文件的规定来处理吧。然后办案人员就受理了,他强调,自己是依法依规的。我说肯定是啦。

 

有些人对执法人员有点误解。很多时候,其实你不能说他们不想把事情办好或者不想依法依规,只能说个别执法人员对法律的理解不够透彻,导致执法水平相对比较有限。而个别执法人员之所以对法律及相关规定的理解不够透彻,一是因为他们确实太忙了,太多事情要他们管;二是因为我国目前的与法律有关的规定是很多的,如果不是经常性地、及时地学习,很难完全掌握;三是法律适用层面的问题是复杂的、可能经常性地发生变化的。

 

要求他们无所不知,永远正确,是不可能的。但办案人员要获得尊重,也很简单,一是依法依规,有理有据;二是保持能够听取意见的心态。我们律师就负责做我们自己的事,把我们知道的告诉办案人员。有时候,确实可能发生有些事他们知道、我们不知道的情况或有些事我们知道、他们不知道的情况,双方沟通一下,可能事情就会发生转机。

 

我曾经思考过一个问题,就是办案人员对内部文件是种怎样的心态。客观来说,内部文件一方面会增加办案人员的记忆负担,另一方面会加大他们受到质疑的可能性。

 

有人可能会认为,给办案人员一个内部规范,他们就更知道怎么做。关键是,给他们一个规范,他们或许是更知道怎么做了,但他们或许更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少受一点质疑。

 

我想很多办案人员心里都是有杆秤的。不公开的内部文件究竟能不能帮助自己回应或抚平可能有的质疑?如果一件事,法律明文规定了就是不应该这样的,办案人员解释了,别人不敢说什么。而如果一件事是内部文件规定的,办案人员解释了,会不会有人连同办案人员和这份内部文件一起质疑?另外,有时扪心自问,如果这份规范性的文件不向当事人公开,与这种不公开的文件直接相关的“后果”又是否应当由当事人实际承担?

 

个别制定这些内部文件的人可能会觉得没关系,这种压力自己还是能扛得住的,有问题让他们来找“我”。但这可能不是愿不愿意扛的问题。因为一个案子对应哪些办案人员是相对比较明确的,有什么事,大家就肯定都会首先想到找经办人员。所以总体来说,经办人员也一定会越来越注重自己的风险,尽量做到依法依规,公开公正。

 

我国是成文法国家,规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如果规定没问题,最好还是公开,接受大家监督;如果规定有问题或可能有问题,那还是最好不要用。如果个别办案单位认为普通民众对法律的认知能力还不足以理解文件的内容和精神,可能会提出比较多没有依据也不太符合文件精神的质疑,加重办案人员的负担,建议一方面协助有关部门继续进一步加强普法工作;另一方面,建议告知当事人和家属可以寻求专业法律人士(不特定,不推荐具体机构和具体人员)的帮助。